欢迎光临宋振江律师网!
TEL:0519-86801148 PN:13806116148
   法规检索
   联系我们
 全国咨询热线
 0519-86801148
 在线咨询时间
 9:00-18:00
 Email咨询
  songzhj@163.com
手机:13806116148
地址:常州市怀德中路申龙商务广场东座13-14层
花钱请律师是否有必要
发布时间:2017-4-27 浏览: 1400 次

小编建筑系毕业,赤裸裸工科生一枚,在振和所工作已有两个月。现小编就万千像我一样的“法盲”解答一下,遇到法律问题,我们到底有没有必要花钱请个律师为我解答呢?

近来,小编在接听或接待一些来访客人的时候,一旦提到律师咨询收费的敏感问题,大部分客户总会露出匪夷所思的奇怪眼神又或者惊愕失色的面部表情,就好像我说了一件很过分的事情,甚至有些当场怒发冲冠、拂袖而去,这场面就像还珠格格里乾隆发现紫薇其实是她的女儿,一怒之下宣布对其斩立决。此时,我只想说一句,果然亲生的女儿不如妾啊!紫薇是乾隆的女儿是不争的事实,乾隆不能接受,也许是皇帝的自尊心受挫,那,客户对收取律师费不能接受,原因又是什么呢?

一是他们觉得律师是靠嘴吃饭的,动动嘴皮子就能解决的事情无需收取“天价律师费”。

小编在知乎上看到过一个这样的真实案例:一次开庭的场景,很简单的一个案子,对方没有委托律师

 法官:被告,我们这个是简易程序,你需不需要补充证据,延长举证时间。

 被告:我也不知道

 法官:你现在必须做个决定,如果需要我们就休庭,另选日期开庭

 被告: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法官:就是说你还需不需要时间回去找证据

 被告:可能需要,我回去考虑一下

 法官:你现在就要做决定

 被告:我哪知道我需不需要再找证据啊

 法官:你就回答需要或者不需要

 被告:我又不懂你说的这些

 法官:你不懂你找个懂得人来啊

 被告:我们家都没有懂得

 法官:那你请个律师啊

 被告:(拍桌子站起来)我凭什么请律师,谁说打官司要请律师了,你们法官向着律师说话,你们穿一条裤子……(此处省略若干字)

 法官:我跟你说话你听不明白,所以我让你找个明白人,有问题吗

 被告:(走到法官处,指着法官)重复前面一段话中的若干内容

 法官:你回到座位上去,注意你的态度。

 被告:我什么态度,你凭什么对我这么横。就是看我不顺眼,就是偏向对方,信不信我投诉你……接下来吵架 15 分钟,未压住被告后,法官态度开始缓和,绕过刚才的话题,直接进入审理程序。原律师和原告的当事人都被吵蒙了,还没开庭,先吵了几十分钟架。这个案子法官试图调解,但是没调成,最后全部支持了聘请律师方诉讼请求。你看,这个时候就体现了聘请律师的必要性。

普通百姓想要一个法律产品,就好像他们想装修一间房。也许他们也阅览很多室内装修书籍,懂一点房屋风格;也许他们对建筑材料特性有些了解;又或许他们有想在自己未来房子里装修的元素。但是,仅仅凭借这些零零总总、东拼西凑的知识点是不可能直接成就一间构造精美的家的。法律也一样,也许你也会像小编一样,“百度一下你就知道”;也许你知道一些相关的法律法规,但是你却找不到一个解决自己目前困惑的完美方案。

信息化快速发展的时代,小编以为,我们并不缺少法律法规的信息。无论是民法总则还是一些新出台的政策,只要你愿意花时间,总能在网上找到满意的答案。然而,为何大家还是愿意走进律师事务所,不过是他们也深知法律不是代码,还需要运用。就像游客走进大观园,稍有审美的人都能体会其意境,但唯有建筑师知晓其中“龙吟细细,凤尾深深”的雅致构造原理。

二是觉得他们即使请了律师也不一定能获得想要的结果。

其实,大多数人还是很理解律师收钱做事的工作原则的,不过,前提是,收了钱就得达到客户的预期。说白了就是就是要赢,不仅要赢还要赢得漂亮。当事人来所问的最多的问题:能不能赢?如果回答不,客户大概会直接“卷铺盖走人”;如果回答能,一旦输了,后果更是不堪设想。律师作为服务行业之一,客户提出这样的要求也在情理之中,因为,对客户来说,他们想要的结果便是律师必须提供的唯一产品,没有人愿意为事物的不确定性买单。但他们往往不记得,律师服务的唯一产品是专业而不是结果,律师能承诺的仅仅是负责到底,至于结果的判断是法官的责任。而我们之所以聘请律师,只是为了,最大限度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仅此而已。圣经新约中提及: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所以,小编以为何不让法律的归律师,结果的归法官。

当事人为什么要花钱聘律师呢,本质是为获得一种相对公正的交代,又或者说是努力到无能为力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交代。所以,各位尊敬的客户,我们何不转换一下思维,如果我们坐以待毙,等来的只是眼前的苟且;花钱聘请律师以专业的角度寻求更多的突破,或许就能寻找到我们的诗和远方。那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抓住这个机会呢?

 

                      振和律所行政    陈洋